独家:人民日报前驻美首席记者忆布什总统出席2008北京奥运会


2022年01月27日 02:20    来源:美中时报    李学江

       中国举国期待已久的冬奥会即将盛大开幕,然而美国却不断传来不和谐音,先是白宫宣布对北京冬奥会行外交抵制,现又传出以防疫为由拟撤离部分驻华人员。看来中美关系已深陷低谷颇不易摆脱。本人作为人民日报前驻美首席记者回想当年布什父子携全家来华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并观摩比赛,其内阁三位重量级部长(财政部长,商务部长和劳工部长)联袂出席并祝贺中国驻美新使馆落成典礼之事,大有不胜唏嘘之慨!所以提笔写下此文,本意是希望能唤起一些思考:美中关系为何会从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走到今天近于脱轨翻车的边缘,究竟是谁人主导之过?难道不值得美中双方都认真地反思检讨一番吗?



小布什总统与人民日报美国分社社长,首席记者李学江握手寒喧,照片下方是小布什总统的亲笔签名。



布什在出访韩国、泰国和中国前在白宫接受了三国四位记者的联合采访。左中是小布什总统,他左边是白宫新闻发言人佩里诺女士;右边是白宫亚州事务助理。右一是《南华早报》记者,右二正对布什者是人民日报美国分社社长,首席记者李学江,右三为《曼谷邮报》记者,右四为《朝鲜日报》记者。


       每当美国一位新总统当选上台,中美关系都要经历一番重新调适的过程。一般来说,他们在竞选时对华强硬,为的是抨击前任,以捞取选票。但一旦入主白宫,开始面对美中关系重要性这一现实,新总统就不得不调整政策,使美中关系逐渐回归正常化,并在曲折中拓展前行。特朗普上台执政后,美中关系美中关系一波三折,终于跌入深谷,拜登接任后,依然萧规曹随,美中关系仍然难见转机。这不仅让记者回忆起小布什总统的对华政策。他甫一上台即高调宣称要“协防台湾”,其后又发生了两国军机南海相撞事件,也曾让两国关系滑到低谷。然而,随其后“9.11”事件发生,两国关系开始持续改善。在小布什的第二任期,用他的话评价已是“美中关系的最好时期”。这是在他接受本人采访时说的。


       其实中国记者极少有机会应邀进入白宫采访美国总统,那么这次采访是如何发生的?小布什在采访中又说了些什么呢?


       白宫采访缘起


       采访总统的设想开始于2008年6月,当时,北京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奥运会开幕式,想不到当年初布什总统流露想出席奥运会开幕式的意愿后,却引起其国会反华势力和右翼舆论的反对,他面临着不小大压力。而他是否出席北京开幕式则将影响到其他西方国家元首是否出席的决定,因此他的决定颇令人全球瞩目。有鉴于此,本人与新华社华盛顿分社社长、上海文汇报华盛顿分社社长等一起商议能否对小布什作一个采访,助推促成这一喜事。于是,我们三人共同起草了一份中国驻美记者联合采访总统的申请,由人民日报,新华社,文汇报等13家中国驻华盛顿新闻机构的首席记者联合署名后,就发给了白宫新闻办公室。


       采访申请发出后并未立即得到答复,直到三周后的7月18日,本记者突然收到美国国务院外国记者中心东亚区新闻联络官斯泰西女士的电邮。邮件说,她被授权代表白宫,向本记者发出采访布什总统的邀请;并说,采访将以“媒体圆桌会”的方式进行。因为总统此行将访问韩国,泰国和中国,所以采访拟邀请亚洲四位文字记者参加,其中两人来自中国,一位来自韩国《朝鲜日报》,另一位则来自泰国《曼谷邮报》。邮件说,如果本人接受邀请,请提供下述信息:一,记者简历;二,出生日期;三,护照的名字、号码及有效日期;四,递交三个可能提出的问题。不过,采访预计进行30分钟,四位记者每人只限提两个问题。


       本人想当然地以为,另一名必是新华社记者。因此打电话给新华社华盛顿分社葛社长,想协调一下采访要提的问题。可葛社长说,他们并没有收到相关邀请。于是他打电话给国务院新闻中心和白宫新闻办进行询问,却一直没有得到肯定性答复。后来得知,此次白宫并未邀请新华社参与采访。这很出乎意料,于是,新华社通过中国驻美国使馆与美国国务院常务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勾通,并向白宫做工作。经多方努力,最终白宫批准新华社分社社长可以参加,但仅限列席旁听,不能参与采访提问,而新华社所发通稿也要在采访结束24小时之后,即在报纸报道付印之后才可发出通稿。


       7月28日,本人收到斯塔茜的第二封邮件,通知记者:采访定于7月30日下午1时进行,为时40分钟;但记者必须于12时前到达白宫西北门,届时将由白宫新闻处官员引领进入白宫;电邮提请本人和韩国《朝鲜日报》首席记者崔宇哲要带好驾照、护照和新闻中心记者证;提请专程从海外飞来采访的泰国《曼谷邮报》副总编和香港英文《南华早报》资深记者(新西兰藉)带上护照等身份证件。本人这才知道,另一位所谓来自中国的记者,原来是指这位新西兰人洋人。


       进白宫听吹风会


       鉴于白宫附近停车困难,本人于11时15分将车开到新华社华盛顿分社,再由他们出车将葛社长和本人送往白宫。我们提前一刻钟就到达了白宫主要通道西北门。按铃后,进入铁栏门,在传达室的窗口递入驾照。工作人员只在电脑上稍加核对,便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张绿色通行卡,让我们进入安检室。安检后,白宫的一位名叫苏珊的高个子黑发姑娘已等候在那里。这时,另外四位记者也到了,多出的一位是韩国通讯社的记者,也是被批准前来列席旁听的。


       我们正在想这一个小时的等待将如何度过时,苏珊将我们带到了白宫西侧与白宫相连的一排平房,亦即人们在电视上常见新闻发布厅。她说,你们不妨先听听白宫新闻发言人佩里诺的吹风会。其实,此前本人也曾多次来这里听吹风:只要记者提前申请,一般总会获得批准,届时也是通过安检,由专人带领入场。但如果想加入白宫记者团,那就得每天必到,要连续出席三个月,方可申领到正式入门证。可白宫吹风会都是每天中午1时前后开始,正是吃饭午休时间,又多没有重大新闻可以报道,且交通也不便利,所以我们和新华社都没有申请白宫的常年入门证,只在有重要活动时,临时通过邮件申请即可准入。


       白宫的这个新闻发布厅,以中国的标准看可就太小家子气了,前后只有七排,每排也只有七个坐位;坐位后面排列着各大电视台的摄像机;很多记者只能站在两旁的过道上。几年前这里曾破败不堪,竟然会有老鼠和蟑螂出没,是小布什总统拨款重新装修了一下,看上去比以前整洁多了。


       12时30分每天例行的吹风会开始。发言人佩里诺说,今天上午布什总统呼吁国会的民主党人不要阻碍在美国东西海岸的大陆架上和阿拉斯加州进行油气勘探和开采;明天,布什将前往西弗吉尼亚,宣传政府大力发展太阳能、风能和核能等清洁能源的主张。她与记者们的问答也多是围绕能源问题展开的。当天没有大的新闻事件,所以第二天《华盛顿邮报》国际版头条通栏新闻是:布什总统因接受中国官方媒体的采访而受到来自右派的责难。


       吹风会于1时许结束后,苏珊引领我们从佩里诺出入的新闻厅侧门进入白宫正楼。记者此前曾去过白宫的东翼,那是白宫最大,也是装饰最为精美的仪式厅,记者曾在那里参加过几场第一夫人劳拉.布什举办的公益活动。白宫西翼的第二层则是布什一家的生活区。白宫下面一层的两侧是几间不大的办公室,红毯铺地,但人很少,都开门办公,见到的人都会对记者道声“哈喽”。走不远我们就来到了不到百米的罗斯福会议厅。厅的中间是一张长条桌;两面各7把皮椅。记者席一侧的桌上排列着写有记者名字的折纸。本人正好是中间位置。左手是《南华早报》的记者,右手是《曼谷邮报》和《朝鲜日报》的记者。葛社长和那位韩国通讯社的记者则被安排坐在了我们后方靠墙的沙发上。


       落座后,工作人员给我们四位记者每人倒了一杯水。我开始打量起这间客厅,其装饰极为简朴:左手是一个壁炉,上面是一个镶着铜边的座钟,再上面悬一幅油画:田野上,一个农民模样的人骑着马,在向远处观望,记者猜想有可能是老罗斯福总统在自己的农场上巡视吧。右手靠墙的是一个大而丑陋的立柜。记者前后的墙上也各挂一副农村风光的油画和两块铜板人头像。


       总统全家要在北京团聚


       约1时18分,布什总统带着女新闻发言人佩里诺和亚洲事务助理等官员走了进来,一边说“HOW ARE YOU ”,一边同桌前四位记者一一握手。布什坐中间,与本人正好对面,仅一桌之隔。他首先介绍了自己这次亚洲之行的日程。他说,到韩国和泰国都是外交活动,比较单纯。到中国则有点儿“公私兼顾”的意思:妹妹将陪同父亲老布什前去;弟弟也会去北京观摩;而他则携夫人劳拉和女儿一同前往。记者插话说,“那不是家庭要在北京大团聚了”,引得布什总统和全场哈哈大笑起来,气氛随之轻松活跃起来。


       记者知道,小布什是顶住反对压力做出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的决定的。于是本记者就说:你反对将奥运会政治化的立场深受中国人民的赞赏,不知你有何信息和祝愿要向中国人民传递?


       听后小布什总统笑了,他说:我非常期待这次访问,而且有些兴奋。“全世界的选手共聚北京同场竞技的气氛将是一个令中国人民感到自豪的时刻。”“我的信息是,我个人和美国尊重中国人民,尊重你们的历史,尊重你们的传统,应邀参加奥运会,我很荣幸。我的理由是,通过出席奥运会,对中国人民表示尊重,中国政府将会对我更加信任,这样我们可以应对共同的机遇和问题。


       他接着说:我决定将奥运与政治脱钩。我深信我们有很多时间和场合来谈政治。你知道,我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举行过多次会见,并非4年才有一次机会坐下来和他会谈。我经常和他见面,包括在共同参加亚太地区的不同论坛期间举行会见。


       布什接着説,我将不仅要看体育比赛而且会感受奥运气氛——我过去从未观赏过夏季奥运会——而且我将为我自己的国家队欢呼——因为我们的目标是在奖牌数上超过所有对手。当美国队走进奥运赛场或前往不同的比赛地点时,我将作为他们的总统出现在那里为他们加油,让他们知道美国在为他们加油。因此,这会非常令人振奋。


       他表示,他本人是一个健身族,喜欢运动。他说,“我也将为中国奥运代表团力争尽量多拿奖牌的努力所吸引”他要观看美中篮球赛,他说,“这将是一场非常有趣的比赛,我敢说现场会很热闹……伟大的姚明----他为我家乡火箭队效力----我希望届时脚伤能够痊愈了……这将使这场比赛成为非常有趣的比赛。”布什还提到几年前在北京由中国奥运自行车手陪同骑山地车的事,说山路有些陡峭。他表示希望能有机会在举行奥运自行车赛的赛车道上再骑一骑山地车,好有一番亲身体验。此外,他还想访问不同的赛场。当记者问他是否但心北京的空气污染时,他说:只要中国人能呼吸,我当然也没问题了。引得大家都笑了。


       其实,小布什总统借采访之机回击了国内对他的批评:一,他出席奥运开幕式以示尊重中国人民; 二,奥运应与政治分开,体育不应政治化;三,他是为美国队加油去的; 四,他本人和全家都是体育运动的爱好者。


       对美中关系的评价


       本记者当即提到,昨天他的多位内阁部长出席了中国驻美新使馆的开馆议式,请他对他任期中的中美关系做个评价时,他说:昨晚,我政府内阁官员出席中国驻美使馆新馆开馆仪式,具有特别意义。但我要告诉你,我要在北京出席美国驻华使馆新馆的开幕仪式,这不是很有趣吗?两个新使馆在同一年开馆,很明显,这是为了庆祝一对非常重要的(外交)关系建立30周年。


       我将和我的父亲一同出席使馆开幕仪式,在他的介绍下,我在1975年首次前往中国。那时,我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骑车逛京城,当时那里还没有高楼大厦。因此,第二次,当我作为总统去北京时,就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看到很多汽车和摩天大楼。


       布什接着説,所以我唯一想向你们指出的是,(中美)关系经历了演变发展,我们将庆祝建交30周年。而我们庆祝建交30周年的事实本身就显示出,两国关系良好。如果我们关系不好,就不会这样做了,就会说:好吧,30周年快到了,有谁在乎呢?我们彼此在对方首都开放新使馆,而且这两个新使馆都非常棒。这里的中国使馆由贝聿铭设计,虽然我不知道美国驻华使馆由谁设计,但我知道,那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使馆,它们标志着两国关系的重要性。


       他説:我可以说,一、我与江泽民和胡锦涛的关系良好。二、在我任职期间,我们开展了战略对话以扩大和加强双边关系。因此,保尔森财长与他的两位同行一起合作来处理很重要的经济问题。


       布什説:我一直致力于扩大我们两国的防务合作和交流,就是为了创造信任感。我就任总统后遇到的第一个危机就是EP3撞机事件。这简直难以置信。我告诉你,坦率地说,当时要想得到电话答复都需要很长时间。我相信,如果现在再次发生那种事件,反应就会快得多,因为两国政府之间有了更多的信任。这对该地区来说是好的,对我们双边关系来说也是好的。我告诉你,我们的双边关系是以健康、稳固的方式发展的。


       他说,我还想指出的是,台湾—中国关系对于中国政府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密切研究这一问题的人会发现,形势有所好转。我多次明确指出,美国在这一问题上设有红线的,那就是(台湾)不能单方面宣布独立,而我们的政策没有变,总统保持态度一贯非常重要。我非常高兴看到(台海)关系的现状。我知道,这是经过很多努力后达到的结果。我可以非常轻松地告诉你们,如果出现问题,我可以凭借与(中国)领导人的私人关系,和他们坐在一起,一同解决。我们的关系非常真诚、坦率和诚实。我在我的办公室里郑重宣布美国不支持台湾单方面宣布独立,这件事已被牢牢记入历史。


       本记者立即插话说,中美关系现在处于最好时期,但美国正在大选,不论下届政府是由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执政,总统对未来的美中关系有何预期与展望呢?


       布什笑着说:这可是你的第三个问题了。好吧,关于今后6个月事情将会怎样,我唯一能有把握告诉你的是:(我得做最后的)冲刺了(他是指任期快到终点了,众大笑)。我们(美中关系)正越来越交织在一起。正如你所知道的,我们的经济关系非常错综复杂,在某种程度上相互依赖。我可以向你预言的是,无论谁接替我,其政策将是既与中国积极接触,同时也不断重申我们对人类自由的信仰。


       当香港《南华早报》记者问美国是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者还是伙伴国时,布什答道:我认为,在我们向前展望时,我会视双边关系为一种复杂关系,这里有机遇,也有挑战。所以要以非此即彼的方式来表述双边关系是很难的。我告诉你:作为一位美国总统,他不但需要跟中国搞好关系,也需要跟该地区搞好关系。我不认为外交政策是零和博弈,而应当被视为是在添砖加瓦。我担心的是,美国已经变得孤立和奉行保护主义。我经常这么说。保护主义对我们自身的经济是不好的,对世界经济是不好的。孤立主义应引起很大的关注。


       韩国《朝鲜日报》问的是韩日间关于竹岛的纠纷问题。《曼谷邮报》记者问的是美国的亚洲外交。


       时钟指到2时零8分,布什总统站起来再次同记者握手说,“谢谢你们,伙计们,但愿你们的采访是愉快的。”采访共进行了50分钟,远远超出了预定的半个小时。


       采访结束后,本人带着录音机和葛社长一起来到新华社分社,再加上分社副社长,立即分工进行整理和翻译。完成全部中文翻译时,已经是夜里一时多了。


       一周后,记者意外地收到了白宫寄来的两张照片,在小布什总统单独同本记者握手的照片上有他的亲笔签名。(参见照片)另一张则是集体采访照。


       采访有感


       美国这个超级大国架子很大,中国记者要进入白宫采访总统是件极不容易的事,本人之所以能够得到这次采访机会,据国务院人士后来向本人透露,主要有两个原因:一,尽管进入了网络时代,但美国政府认为《人民日报》仍然是中国最具权威性的媒体,它仍比其他媒体更多地受到中国领导人、各国官方和民间研究机构的高度关注,因此,布什总统希望通过《人民日报》这一权威媒体向中国领导层和中国人民表达善意。二,美国国务院一直通过其驻华使馆关注并研究中国媒体对美国的报道,他们认为,《人民日报》对美国的报道、分析与评论比较全面与客观。


       在此次采访中如果说本人有什么体会的话,那就是在与外国领导人面对地面采访时,不必拘紧,要落落大方,提问题要灵活机敏,不可僵硬刻板,不要照本宣科念事先准备好的条子。比如布什在出席奥运开幕式的问题上在美国一直遭到舆论的强烈反对,因此不宜单刀直入要他表态赞赏。记者提问时首先强调说,这是一次全世界的体育盛事,中国人民很重视,只问他愿意向中国人民传递什么信息。并对他说,他的非政治化立场在中国受到赞赏。接着记者还问他和夫人喜欢并将要观看什么比赛项目等。这样提问本身就避免了将问题政治化和中国化;同时也引发了他的兴趣。因此在访谈中举重若轻,见机行事也是很重要的。既然引发了布什的谈兴,于是本人就不失时机提出了第三个问题:要他预言下一任新总统的对华政策。布什当时笑着说,你已超出只提两个问题的约定,在提第三个问题了。我就笑着回说,机会难得么。事实上这已是本人的第五个问题了。因此布什就笑着做了这样的回答:“无论谁接替我,其政策都将是:既要与中国进行积极接触,同时也会不断地重申我们对人类自由的信仰。”他的这一预言应该说既巧妙而又不失准确,正如他前面所说,美中关系非常重要,这是谁都无法忽略与回避的;但另一方面,中美两国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不同,而美国这个超级大国一直念念不忘地要向中国和世界推广它的“民主自由价值观”,时不时地对中国指手画脚仍然是在所难免的,不管是民主党人上台还是共和党人执政,两国关系都只能在磕磕绊绊中前行。


       (作者李学江系人民日报前美国分社社长兼首席记者,照片均由白宫总统摄影师拍摄)



分享按钮
 
评论 
提交
评论 
提交
关于我们招聘英才网站大事记美中时报(电子版)广告服务 - 网址导航
美中时报 © 版权所有